熊猫乳品IPO:2019前三季营收原地踏步 净利下降四成

  浓缩乳制品生产商熊猫乳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“熊猫乳品”),再度向A股发起冲击。

  3月6日,公司更新其IPO招股书,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募资5.52亿元,主要用于生产线建设。

  熊猫乳品主要产品为炼乳,另外,奶油、奶酪业务处于起步阶段。公司主要客户包括香飘飘(603711.SH)、蒙牛乳业、达能乳业、金丝猴等。

  根据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统计,2018年公司炼乳产品销售规模仅次于雀巢,是国内市场第二大炼乳品牌。

  这并非熊猫乳品首次冲击IPO。2018年11月,公司首次披露招股书。不过,2019年1月收到证监会的审查反馈意见后,公司主动撤回了申请材料。

  1年后,公司将上市地从深交所更换为上交所创业板,将保荐券商从中信建投更换为中信证券,将会计师事务所从致同更换为容诚,将原计划的募集资金6.21亿元下调,卷土重来。

  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、2019年前三季度,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4.09亿元、5.34亿元、6.02亿元、4.09亿元,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553.40万元、8691.25万元、9475.26万元、4004.80万元。

  2016年-2018年,公司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分别为21.34%和5.25%,整体呈现“增收不增利”的尴尬局面。

  而且,公司在招股书中披露,2019年前三季度,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仅0.65%,归母净利润下降了36.77%。

  公司盈利能力下滑的首要原因是毛利率连年下降。报告期内,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7.26%、30.00%、32.92%、28.37%。

  其中,核心产品炼乳的毛利率下降情况最为严重:报告期内,炼乳的两个种类,甜炼乳的毛利率分别为53.31%、43.34%、43.89%、42.43%,淡炼乳的毛利率分别为33.87%、31.13%、29.10%、14.89%。

  另外,公司在招股书中解释2019年前三季度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称,2018年以来公司陆续推出新产品,导致销售费用大幅上升。仅2019年前三季度,公司销售费用就同比增加了691.25万元。

  截至目前,公司在浙江苍南、山东济阳、海南安定的3个生产基地,共拥有炼乳产能36000吨/年,奶酪产能3000吨/年。

  随着近年不断推进产能建设,公司的产能利用率逐年走低,已经处于产能过剩状态,部分生产线产能过剩情况较为严重。

  报告期内,公司炼乳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26.88%、88.99%、78.77%、65.77%,奶酪产能利用率分别为6.54%、8.77%、8.58%、35.49%。

  IPO募投项目实施后,公司将进一步扩大炼乳产能,同时将新增稀奶油年产能5000吨,奶酪年产能5000吨。

  公司营收增长有限,盈利能力下滑,产能过剩背景之下仍然大规模扩产能,将进一步增加公司的经营压力。

  熊猫乳品前身熊猫有限1995年12月成立于浙江苍南,创始股东为浙江粮油、澳华乳品以及自然人应子才,由国资控股。

  经过20多年的发展,如今成为一家由李作恭家族掌舵的拟上市公司。

  李作恭及其两个儿子李锡安、李学军,直接和间接合计持有公司53.84%的股份,为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
  另外,李作恭配偶陈秀芬的两位姐妹,陈秀琴和陈秀芝,分别持有公司4.52%的股份,进入公司前十大股东名单;李作恭之子的配偶金欢欢,持有公司0.39%的股份。

  董事高层的绝大部分重要岗位,均由李作恭家族控制:李作恭担任公司董事长,大儿子李锡安担任董事、总经理,小儿子李学军和连襟周文存均担任董事——公司原股东浙江粮油的董事、副总经理郭红,摇身一变成为公司二股东后,担任公司副董事长,占据李作恭家族之外的唯一一个董事席位。

  家族控制熊猫乳品之外,李作恭家族也乐于带着各位亲戚发财。公司的经销商中,存在苍南康兴副食品、苍南兴旺副食品、苍南聚富副食品、苍南财富来食品等多位关联方,这些公司背后的控制人包括:李作恭配偶的兄弟、周文存的儿媳、周文存的亲戚等。

  这些公司与熊猫乳品的交易额虽然每年只有数百万元,但关联交易的影响仍不容小觑。

责任编辑:常福强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wenyabeauty.com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